<dd id="gt4lg"></dd><li id="gt4lg"><acronym id="gt4lg"></acronym></li>

<span id="gt4lg"></span>
<ol id="gt4lg"></ol>
<em id="gt4lg"></em>

<em id="gt4lg"><ruby id="gt4lg"><input id="gt4lg"></input></ruby></em>

<tbody id="gt4lg"></tbody>
唐駁虎:一夜猛增一萬三?這次武漢得救了!
資訊

唐駁虎:一夜猛增一萬三?這次武漢得救了!

2020年02月14日 00:34:11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戶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3、4天沒有緊盯疫情數字了,但其實這幾天,湖北省的統計標準就一直在悄然發生著重大的變動。

一直到今天(13日)早上,每日更新變成了轟動性的消息,湖北一天就新增了14840個病例!累積數從已經很高的3.3萬進一步猛增到了4.8萬。

武漢更是從不到2萬漲上了3.3萬,一夜之間就增加了65%!

消息一出,全網嘩然。一些代表性的網友評論幾乎是驚呆了。

當然,如果是一直在看本解讀系列的讀者,10天前(準確地說,是2月3日)就已經了解了這個情況。

我一直在等這個表面數據扭轉的時刻,也一直在說的是,必須在洞悉數據的基礎之上,超越數據。

對于后方來說,數據的真實性和準確性是分析的基本前提。對于前方和一線,更是正確決策的根本出發點。

而對于江漢兩岸的蕓蕓眾生,那就是萬民疾苦、生命所系!

CT可“確診”,一夜猛增一萬三

其實,這個數據的變化在11日已經悄然發生了。在通報中,悄然首次出現了“當日新增臨床診斷病例4890例,現有臨床診斷病例10567例”的披露。

據國家衛健委及各路專家介紹,針對湖北疫情特點,《診療方案》第五版,在湖北省的病例診斷分類中增加了“臨床診斷”。

這意味著,湖北疑似病例只要拍CT,有肺部病變的特征,在沒有核酸檢測的證實、尚不具備病原學證據的情況下,就可以成為“臨床診斷病例”。

與試劑盒相比,CT檢查最大的優勢是快,在武漢當前的疫情下,胸部CT的影像觀察,方便、快捷、直觀,能夠快速判斷疾病程度。

這里我要先提醒一件總是被媒體、被公眾忘記的一件事,胸部CT雙肺白色病變(X光就是“大白肺”),那肯定是肺炎啊。

不管是新冠病毒引起的“非典型性”肺炎,還是流感病毒、腺病毒等引起的普通病毒性肺炎(間質性炎癥),再或者是細菌性肺炎(實質性炎癥),那都是肺炎啊,都有可能死人,都是嚴重疾病得治療??!

至于具體怎么治,到底是什么病原體,也得先收進醫院看醫生了再說下一步??!

但就是這樣的基本常識,也要經過國家高級別專家李蘭娟院士、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醫學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教授的反復呼吁,才被納入為醫療收治的基本參照。

而當這終于被作為“標準”,武漢一下就猛增了1.3萬人,湖北還有1000人(實際上是近三天的工作成果)。

國家衛健委還解釋,根據新方案,近期湖北省對既往的疑似病例還開展了排查,并對診斷結果進行了訂正。

包括把已經不幸病逝、未來得及進行核酸確診的至少135位逝者,加入到因新冠疫情逝世者名單里來。

根本原因在于病床沖擊太嚴重

但在之前的武漢,以單一核酸檢測為確診標準,確診才能住院。

而核酸檢測能力有限,1月底每天只有2000人份。在送檢病例中還夾雜著大量流感等普通病毒性肺炎,實際檢出率不高。

在疫情最初,還一度要求,每人必須要兩次核酸檢測呈陽性,醫院初檢、上級疾控中心復檢,完成復核才能確診。

這樣下來,每天能確診的不過幾百人。

大量已經患有肺炎的疑似病人,只能苦苦等待核酸檢測,頻繁前往醫院求診拿藥維持,這樣又在醫院產生交叉感染。

遙遙無期的等待時間又長,加重病人病情,活活地把輕癥拖成重癥,把重癥拖成家中去世。

而無論病情輕重,都難以住院收治、只能居家隔離,還會非常容易在家庭當中產生傳染,乃至全家感染病毒。

這樣,完全無法實現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的根本措施,根本無法切斷疾病傳播途徑,降低感染率。

于是,在整個社會上出現了病人、病情、病房、醫院的惡性循環。

當然,但更本質、更關鍵的問題,還在于醫療床位遠遠不夠,遠遠不能滿足需求。

新冠疫情的沖擊,迅速超出了武漢常規的呼吸科、重癥科救治能力,尤其是病床數量。

“一床難求”“一命難求”的呼喊與苦難,就這樣長久回蕩在江城兩岸與社交網絡上。

專家們還沒說到核酸的漏洞

曾經被奉為判斷“神器”、確診“金標準”的核酸檢驗,其實一直存在著幾個漏洞。

這些情況我之前也都了解,只是還都沒來得及系統講述。

最主要的首要問題是,核酸檢驗采樣一般都是用咽拭子采樣,其實只拿到了上呼吸道樣品。

而新冠病毒真正主要增殖、繁衍和影響的是在下呼吸道(肺氣管和支氣管),要得到準確的結果,就得灌洗肺泡。

但這樣會很麻煩,而且病人會比較痛苦。

如媒體報道的“成都一女子4次檢測陰性,第5次終被確診”。

在發燒38.7℃,胸部CT檢查顯示雙肺下葉感染、血常規也符合病毒感染相關指標的情況下,已經可以判斷病毒性肺炎。

但就是4次核酸檢測均呈陰性,最后醫生通過纖支鏡灌洗肺泡采樣,第5次送檢才被確診。

雖然這是一個特例,但連同之前的許多國內國外新聞報道,也顯示出咽拭子采樣的明顯缺陷。

另外,一線檢驗人員已經指出,不同廠家的核酸檢測試劑,檢測能力有較大差異。

除了聲譽卓著的老牌廠商,一些匆忙上馬甚至來路不明、未通過審批的小廠產品,對弱陽性樣品的準確性、靈敏度及重復性欠佳。

至于試劑盒的生產數量倒不是瓶頸,在1月底全國一天的產量就能達到112萬人份了,檢測人員與跑PCR的檢測儀器才是。

這也亟需進一步優化,提高性能,以便更好地適應大規模的篩查需求。

還有一個背景,我得再次提醒

但即便如此,我在文章中還是更習慣地把“臨床診斷病例”加上引號。因為本系列第一篇,就要先從流感基本疫情開始說起。不理解流感,也就不明白肺炎與疫情。

在前期實踐當中,被送去做核酸檢測的病例,其實就有至少近一半,都是因為流感引起的肺炎。到后期,能夠核實為新冠病毒的,比例不過20%。

這里我還再補充一個情況,那就是今年真的也是一個流感“大年”。

根據中國流感監測網最新數據顯示,到2月初,全國醫院的門急診病人當中,流感病例的占比,遠遠突破了近年來的最高峰值。

當然,這估計也與在新冠疫情及春節窩冬隔離之下,其他門診病人減少、發熱門診普遍實施更嚴格更全面檢測篩查有一定關系。

但今年本來在全國范圍,就是一個流感異常高發的年份,這也是基本疫情的底色(所以發燒發熱,也先不用如此恐慌)。

因此,我估計目前被確定的“臨床診斷病例”,的確大部分仍然不是新冠病毒感染者。當然,也還有更多的武漢當地發燒人群,要先劃入這個范圍里來。

但必須要說,以臨床診斷為首要判斷標準是對的。

17年前非典的時候,哪里有今天這樣發達便利的基因檢測手段(到4月份國際上才確定病原體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幾乎都是靠臨床判斷。

治病救人是第一位的,分類歸納是第二位的。

今天武漢的床位從哪里來?

武漢到今天初步圈劃了3.3萬需要救治的患者,那么,近20天來一直一床難求的病床資源怎么解決?

根據已經重新出發的武漢救治工作部署,目前收治病人呈幾個梯度:

定點醫院主要用于收治重癥、危重病例;方艙醫院主要用于收治輕癥患者;

而被征用的學校宿舍,則部分作為醫療點收治輕癥患者;另外一部分作為隔離點,接收密切接觸者和疑似患者。

其中救治重癥病例的主力——定點醫院,從前些天的不到7000張,到11日已經增加到1.25萬張,12日又進一步猛增到1.4萬張。

當然,病床使用率依然接近100%,多所主力醫院仍然在超負荷運作,已經抵達湖北的醫療隊員2.2萬人。

由解放軍近1400名醫療隊接管的火神山醫院,開放床位1013張,全部利用,已經突破原始設計能力1000張。

由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大醫學部第二臨床醫院)負責管理,全國醫療隊支援的雷神山醫院,目前僅開放床位123張,距離設計能力1500張仍有較大距離,需要工程建設隊伍繼續快速完工。

正如北京非典救治的主力其實是地壇醫院和佑安醫院(原北京第一、第二傳染病醫院)一樣,目前在武漢救治新冠病人的主力,還是多所原有的正規大醫院:

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傳染病醫院),床位684張,實際收納831人,一個多月以來一直在超負荷運轉。

武漢市肺科醫院

武漢市肺科醫院,這是頭兩所指定收治新冠病人的定點醫院。

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

華中科大同濟醫學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這是2017年剛投入使用的新建大醫院,目前也是武漢收治病人最多的大型醫院,床位高達1050床。

目前共有18家國家和省市醫療隊在里面,每家醫療隊人數都在150人左右,采取整體作戰、分工協作,每家醫療隊負責整建制承接一個病區,大概60張床位。

同濟醫院光谷院區

華中科大同濟醫學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828張床位。

協和醫院西院區

華中科大同濟醫學院協和醫院西院區,787張床位。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湖北省人民醫院東院區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東院區(又名湖北省人民醫院、武大醫學部第一臨床醫院、光谷中心醫院),800張床位。

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

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這也是李文亮醫生生前工作的地方,510張床位。

當然,還有武漢多所市屬、區屬乃至私立醫院,經過改造與調整,成為定點醫院。

這才提供了近1.4萬張符合標準的呼吸重癥隔離床位,占到武漢醫院日??偞参坏慕?/5。

但在已有的至少3.3萬肺炎患者(估算)面前,依然很不夠用。

但從今天起,又將改造出4所大型醫院:

協和醫院腫瘤中心院區

華中科大同濟醫學院協和醫院腫瘤中心院區,計劃開設850張床位。

由四川(2 所)、浙江大學(2 所)、安徽(2 所)、南昌大學(一、二院)、福建(2 所)共 10 所醫院,分別整建制開設 10 個重癥病區。

浙江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接管重癥監護室(ICU),合計 1530 人。

武漢市第一醫院

武漢市第一醫院,計劃開始900張床位。

由揚州、徐州、佛山(2 所)、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哈爾濱醫科大學(一、二院)、南京鼓樓醫院、重慶醫科大學共 9 家醫院整建制開設 9 個重癥病區。

江蘇省人民醫院接管重癥監護室(ICU),合計 1640 人。

21支醫療隊共計3170名醫護人員。將于這兩天陸續抵達武漢。

同時,軍隊再增派2600名醫護人員支援武漢,利用2所本將于今年上半年開診,但尚未交付的2所新建大型醫院,救治病人:

泰康-同濟醫院

泰康-同濟醫院,計劃開設床位860張。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

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計劃開設床位700張。

俄制伊爾-76(左)與國產運-20機艙內部對比圖

今天(13日、周四)上午,解放軍空軍派出6架運-20、3架伊爾-76大型運輸機,2架運-9中型運輸機,將近1000名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和大批醫療物資運抵武漢。

當4所大型醫院力量投入到位,連同雷神山醫院達到1500床的設計能力,武漢的正規定點醫院床位將達到2萬張,援助武漢的醫療隊員達到近2.5萬人。

用于收治輕癥患者的方艙醫院,計劃建設15座,可以提供1.15萬張床位。

定點醫療點,約6900張;集中隔離點,約4500張。

待全部設施改造完成,包括定點醫院、方艙醫院和已被征用的學校宿舍在內,武漢市的新冠疫情專用床位將超過4萬張,未來還可視情繼續擴增。

從承認疫情的嚴重性,再到承認疫情的真實規模,時間已經過去了40多天。所幸,還能挽救。

這個國家的組織能力可以號召幾萬醫護人員、軍人奔赴前線,還有各行各業日以繼夜奮斗在一線的普通公職人員與民眾,他們的勇敢與敬業沒話說,應該作為英雄被傳誦被銘記。

幾千年來,每次面臨災禍,都不乏英雄輩出,這是民族之魂,也是中華民族能夠屹立千年不倒的精神所在。

如今,最大的管理問題、最重要的人的錯誤已經解決了,其它事情的解決也就快了!

東湖之濱,珞珈山麓,櫻花盛開的繽紛春天一定會到來,而且并不遙遠!

加油,武漢!

武漢的真實疫情水落石出,至于全國民眾感同身受的疫情下半場,幾個非常重要的判斷參數也已經顯現,它將事關一系列新的判斷。

1. 武漢疫情,背后有一個被忽視的重要背景

2. 如何全面完整看待武漢疫情?

3. 病毒極其狡猾,但因此存在巨大弱點!

4. 病例繼續暴增過萬,有點慌?恰恰相反!

5. 日本撤僑報告,透露了病毒根本秘密

6. 新型冠狀病毒究竟從哪來?從這里來!

7. 疫情拐點已經出現!還有幾個好消息

8. 武漢邊上的城市,提供了最真實的疫情

9. 疫情進入下半場,春運返程是硬仗

10. 悲??!新加坡要變成第二個武漢?

11. “武漢都頂不住,沒人能頂得住”

玩真钱的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