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gt4lg"></dd><li id="gt4lg"><acronym id="gt4lg"></acronym></li>

<span id="gt4lg"></span>
<ol id="gt4lg"></ol>
<em id="gt4lg"></em>

<em id="gt4lg"><ruby id="gt4lg"><input id="gt4lg"></input></ruby></em>

<tbody id="gt4lg"></tbody>
唐駁虎:“武漢都頂不住,沒人能頂得住”
資訊

唐駁虎:“武漢都頂不住,沒人能頂得住”

2020年02月11日 23:15:36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戶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上一篇講述了新加坡的疫情,有人評論“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管什么新加坡啊”。必須要說,這個態度與思路很狹隘。

首先,沒有全球化的視野,缺乏參照系,也就難以真正看清、看懂中國的事情。

其次,作為實際本土感染病例僅次于中國、病例密度相當于中國地級市的新加坡,正在實施的不同管理模式“實驗”,可以成為中國的參照組。無論成敗,都能對中國下一步的決策調整提供重要參照。

更關鍵的是,最后要是中國搞定了、外國淪陷了,那我們的對外經濟交往一樣受到極大限制。到那時,就不是“內防擴散”,而是仍然要繼續“外防輸入”了。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干事譚德賽已經發出警告,中國以外的新冠肺炎疫情傳播可能是“冰山一角”。

“正如我昨天向媒體所說,中國以外的疫情看上去發展緩慢,但可能加速。遏制病毒仍然是我們的目標,但各國必須利用遏制策略提供的機會,準備好應對病毒可能來襲……

其他國家檢測到的一小部分確診患者,可能意味著更廣泛的傳播,短期內我們看見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tip of the iceberg)?!?/p>

新加坡已經出現社區不明傳播

上一篇文章貼過了截止到2月6日的新加坡28例確診患者分類圖表,但由于時間倉促,未來得及翻譯解釋,下面貼出漢化版本。

可以看出,截止6日,除了武漢訪新游客和新加坡武漢撤僑,只發生了一起廣西旅游團到訪中藥行“永泰行”,導致導游、2名店員及其家庭感染的群體性傳播(據導游介紹,她所帶的廣西旅游團,回國后有2人確診)。

新加坡衛生部網站

總體來看,這時的疫情還是比較孤立的。但在7、8、9、10日四天,新加坡又分別確診了3、7、3、2位患者,一共是45例:

患者29:41歲新加坡男性,近期沒有去過中國。

患者30:27歲新加坡男性,君悅酒店公司會議參與者★。

患者31:53歲新加坡男性,去過新加坡基督生命堂★。

患者32:42歲新加坡女性,近期沒有去過中國。

患者33:39歲新加坡男性,近期沒有去過中國。

患者34:40歲新加坡女性,永泰行店員★。

患者35:64歲新加坡男性,出租車司機 ☆。

患者36:38歲女性,新加坡永久居民,君悅酒店公司會議參與者★。

新加坡已對確診病例居住與活動過的地方實施消毒

患者37:53歲新加坡男性,私召車司機 ☆。

患者38:52歲新加坡女性,去過新加坡基督生命堂★。

患者39:51歲新加坡男性,君悅酒店公司會議參與者★。

患者40:36歲新加坡男性,永泰行店員★。

患者41:71歲新加坡男性,近期沒有去過中國。

患者42:39歲孟加拉國男性,持新加坡工作簽證,近期沒有去過中國。

患者43:54歲新加坡男性,近期沒有去過中國。除了外出求醫,他入院前都留在家中。

患者44:37歲新加坡男性,職業是保安,曾為來自武漢的兩名個人執行隔離,也在等同于新加坡春晚的妝藝大游行上執勤 ☆。

患者45:2歲的新加坡女童,1月30日從武漢撤離。2月10日被確認感染病毒。

位于惹蘭勿剎卡文路(Cavan Road)24號的中藥行永泰行

其中群體性傳播(標★者):

a)患者8和9[來自武漢的56歲夫婦]以及患者31、33和38與新加坡基督生命堂有關。

b)第19、20、21、24、25、27、28、34、40共9個患者與永泰行有關。

c)第30、36、39患者與1月20日至22日在新加坡君悅酒店舉行的公司會議有關。

新加坡政府網站

從這幾天的患者看,新加坡的疫情除了之前的三組群體性傳播和多起獨立的輸入性傳播,很明顯,已經發生了多起來源不明的社區傳播,這就很麻煩了。

這些本地患者沒有接觸過此前的確診患者,也沒有明顯的危險接觸暴露史。這種不明原因的社區傳播是失控的標準。

新加坡利用閑置的大學公寓,作為隔離觀察點

新加坡衛生部表示已經確定了1026個密切接觸者(與確診者比例為1:22.8,和中國湖北省外相同)。

仍在新加坡的927人中,有896人已經聯系并被隔離,尚在努力與其余31個緊密聯系人聯系。

但在這些確診人群中,還包括2名接觸人群很多、而且極難追蹤的出租車司機和1名保安,這就很麻煩了。

跨國公司與全球化時代的傳播速度

目前實際影響更大的,還是那場在君悅酒店的會議,會議導致的感染者已經遍布亞歐大陸的兩端。

新加坡君悅酒店

1月20~22日,某跨國公司在新加坡君悅酒店召開公司會議,109名與會者除15名新加坡本地員工外,還來自中國大陸(1人來自武漢)、臺灣地區、韓國、日本、美國、歐洲。

在會后回國的94名國際員工當中,到2月3~6日,已經有2名韓國人、1名馬來西亞人、1名英國人確診,而且馬來西亞人還傳染到了他的妹妹。

當時舉行會議的大會議室

更大的擴散是,被感染的英國員工在離開新加坡之后,先去了法國滑雪。他在1月24日至28日,在法國阿爾卑斯山麓的滑雪場玩了4天。

他在回國一周后在6日被確診,成為英國的第3例、也是本土公民第1例患者(前2位為中國留學生母子)。

在法國滑雪的4天,他已經把病毒傳給了11名同住一幢樹屋別墅的英國人(目前5人回到英國、5人還在法國)。

而其中1名已回國的英國人是醫生,進而導致他工作的醫療中心關閉。

另外還有1位被感染的英國人,又去了西班牙在地中海上的“歐洲三亞”馬略卡島,成為西班牙第2位確診患者。

(西班牙第1位也是來度假的德國人,屬于之前被中國上海的商務伙伴感染的德國公司群體案例成員之一)。

而新加坡本國的15名員工當中,2月6~9日,先后已有3人確診、多人疑似。

要問什么是跨國公司與全球化時代的傳播速度,這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新加坡作為世界城市的樞紐性,在這個案例中也展露無余。

氣溫高就能扼殺病毒?No

在這次疫情當中,一直都有這么一個說法,冠狀病毒怕熱,上次SARS到了5月份,就神秘地煙消云散了,這就是天氣的作用。

所以,進而就有推論——新加坡不怕。還有人認為,中國大陸的疫情,也要到5月份才能好轉。

必須要指出,從原理上,這根本就是不成立的。

只要看過病毒來源解析,就知道,蝙蝠的體溫常年維持在40℃以上,冠狀病毒就一直在這樣的環境下存活、演化,所以人光靠發燒的高溫,根本奈何不了它。

要光靠溫度殺滅病毒,溫度至少要達到55℃以上,人都被烤化了。

從實踐上看,SARS最先發生在廣東,香港是中國大陸以外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在3月底、4月初達到傳播高峰。香港這時的氣溫已經很熱了。

新加坡瀕臨赤道,長夏無冬,現在的溫度也在30℃上下。當時新加坡的SARS感染和死亡病例也不少,現在的NCP病毒也產生了社區傳播。

所以這種說法在實證中也是不成立的。

前途未卜的新加坡“實驗”,值得關注

現在,扣除豪華游輪“鉆石公主號”上的135位聚集性病例,新加坡已經是中國之外病例最多的國家,而且無論人口密度比例還是地理密度比例,都首屈一指。

而前些日子,新加坡為慶祝節慶,已經分別連續舉行了上萬人規模的“妝藝大游行”(在F1賽道舉行的“新加坡春晚”,巴西式的狂歡大游行)、洛陽大伯公宮元宵萬人宴、印度大寶森節,現在還要繼續辦新加坡航展。

在這些人潮密集的活動上,只有零星的游客佩戴口罩。

馬來西亞吉隆坡黑風洞舉行的大寶森節,也只有極少的人戴口罩。

不過這兩天,隨著警戒級別提升至“橙色”,新加坡已經悄然加入了這么幾個干預變量:

取消大型活動、取消大學里50人以上的大課(但50人以下的依然保留),各地開始清潔消毒,一些居民已經開始戴口罩。

例如原計劃會在2月8日至3月21日的周末,到10個鄰里組屋區繼續進行巡游花車與街頭表演。主辦方人民協會已經決定取消這10場活動。

新加坡街頭已經有人開始戴口罩

同時,新加坡居民已經開始搶購超市食品、日用品,政府立即出臺限購政策。而供應不足的口罩則實施配給,限量分發每戶4個口罩。

現在,新加坡每天新增的病例不多,但已經有多起找不到確鑿來源的本地案例出現。

而眾所周知,NCP病毒從被傳染到病癥發作,再到求診、確診,平均要7天以上時間?,F在是不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短暫平靜?誰也不好說。

李顯龍視察公立醫院,穩定人心

但不管新加坡輕度干預的“實驗”結果如何,都是值得關注的。作為東南亞的國際中心城市,新加坡的疫情更是會影響和擴散到全世界。

疫情發生后,新加坡政府和人民都在真心實意地援助中國,全力救治患病的武漢游客(目前已有7人出院)。

新加坡根據中國公布的基因序列制造出來的試劑盒

新加坡自己首批造出了15000個試劑盒,5000個發放本國公立醫院,剩下10000個直飛武漢。過兩天還要支援10000個。

新加坡外長維文醫生8日下午在樟宜機場向中國駐新加坡大使洪小勇轉交試劑盒及醫療物資,由酷航專機直運武漢

我們當然不希望新加坡疫情擴散,但真的萬一擴散成災了,也許屆時已經戰勝疫情的中國人民,還要反過去援助新加坡。

“武漢都頂不住,沒人能頂得住”

“武漢都頂不住,沒人能頂得住”,這曾是疫情初露苗頭之時,一句自信滿滿的判斷,用否定的形式去肯定自信的力量。后來卻被令人扼腕的現實、官僚主義的顢頇擊得粉碎。

但必須要說,現在把這句話搬到國際上,走正向的意思,那還真是成立的。

新加坡已對確診病例居住與活動過的地方實施消毒

我們先來看看武漢。

根據武漢市衛健委2018年衛生統計公報,全市醫院總數 398 個,基層醫療衛生機構 5853 個。其中三級醫院 61 個,其中三級甲等醫院 27 個。800 張及以上床位的醫院 34 個。

擁有全國百強醫院5所,華科的同濟醫院、協和醫院躋身全國15強。無論醫院數、床位數還是執業醫師數,武漢都位居中部最前列。

武漢市醫院床位增長情況,近年來保持8%的快速增長

全市醫療衛生機構總床位 9.53 萬張,其中醫院床位 8.17 萬張、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床位 6400 張、衛生院床位4500 張。

按1100萬常住人口口徑,每1000人床位數 8.60 張;每1000人醫院床位數 7.38 張。

全市醫療衛生機構執業(助理)醫師 3.96 萬人,注冊護士 5.44萬人。

每1000人口中,執業(助理)醫師 3.57人,注冊護士 4.91 人。

一張出處不明的網絡圖表,錯誤較多,僅供參考

當然,光有數字沒有參照系,還是看不出醫療資源是充裕還是緊張。而且城市大小不一,光看總量還不行,要看人均下的醫療資源量。

那么我們根據全國35個省會以上大城市的橫向比較就能知道,全國大城市的千人醫生數、醫院床位數,分別是約3.5人、6張。

武漢的千人醫生數——3.57人,與其他大城市平均值相當,而千人人均醫院床位數——7.38張,還明顯高于其他大城市平均6張的水平。

折算到10萬人公衛核算規模,那就是738張??紤]到目前武漢在城人口只有900萬,每10萬人實際享有的床位數還可達到900張。按常理來說,是夠充裕了。

截止2日第一輪傳播的量級估算

NCP病毒,沖擊的是特定的??撇〈?/strong>

但就是這樣的900張病床規模,面對10萬人中被NCP感染、癥狀明顯、必須正規住院的大約150人(根據日韓撤僑估算)、其中重癥約30~50人(根據全國外省數據估算),還是出現了嚴重的擠兌。

因為醫院的床位是總床位規模,真正能治療NCP的呼吸科、感染科、重癥監護科的床位和醫生,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醫院還要顧著各種各樣的疾病的護理和治療,其他生孩子的、骨折的、慢性病要透析的、外科心臟手術的、抗癌癥的,也都是命,也不能把這些病人全都趕到大街上。

更關鍵的是這些??频尼t生,也幫不上忙。最最最關鍵的,還是這些科室的病床病室,也不符合防感染的要求。

經過10來天的調整、兩座“神山”野戰醫院的建設,武漢的定點醫院床位規模才從原來的近7000張(相當于每10萬人約77張,占病床總數約8.55%),增加到了目前的約1.25萬張(相當于每10萬人約138張),以及匹配的醫生和護士團隊,勉強滿足需求。

在此之外的輕度、中等程度肺炎患者,還是需要分流到方艙醫院,接受支持性治療。

這就是NCP病毒對病床資源嚴重沖擊,最直觀的量化評估。

新加坡的醫療規模,令我不忍卒看

絕大多數的中國人,對國外的醫療資源和體系,總是有不切實際的過度美化想象。

比如,看病不要錢國家全包,醫療資源極大充裕,隨到隨看,不需要排隊,醫生護士耐心可親,住院就像在度假,想象得就像天堂一樣。

“呸!做夢!”,這句話我早就想說了,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

我們就來看看高水平的花園城市新加坡吧。

同樣根據新加坡衛生部2018年度官方統計顯示,新加坡一共只有7家大型公立綜合性醫院,包括6家綜合性醫院,1家婦女兒童醫院。

以及??菩再|的國家癌癥中心、國家心臟中心、國家眼科中心、國家牙科中心、國家皮膚中心、國家精神病中心。

新加坡衛生部統計

公立及非盈利醫院一共提供9344張床位,加上8所綜合性私立醫院的1482張床位,一共只有10826張住院床位。

就是算上全部的社區醫院1778張床位,也不過12604張床位。

不過,國家精神病中心倒是具備多達1950張床位,是世界上最大的精神病醫院之一。

新加坡的全部正規醫院床位只有不到1.1萬張,算上社區醫院也不過1.3萬張。而這是一座570萬常住人口的大城市。

抄起計算器就知道,新加坡每1000人才有2.2張床位,1.9張醫院床位——這只有武漢的四分之一!也只有中國大城市均值的三分之一。

同樣,新加坡的每1000人醫生數量是2.4人(算上牙醫也就2.8人),只有武漢的70%~80%。得益于外籍勞工,護士倒是比較充裕,每千人中有7.5人,是武漢的1.5倍。

如此緊張的醫療資源,是如何維系與運轉的?

新加坡實行的是嚴格的分級診療制度,生病了第一步,要先去20家公立綜合診所,或者2222家私人全科庭診所。

在這里經醫生評估,無法治療,開出介紹信,等著排隊才能送入大型綜合醫院。

通過這樣的模式,才把人均相當于武漢1/4,中國大城市1/3的床位利用到了極致。

我警示悲劇,但希望悲劇不要上演

但是,傳染病的沖擊一上來,是不會管你什么手續、規模的。如前所述,NCP最棘手的就是對病床資源的沖擊。

NCP的病亡率在武漢之所以超過4%,原因就是因為流感、冬季呼吸系統疾病與新冠病毒集中爆發,醫療系統超負荷運轉、醫護支持系統跟不上所致。

湖北以外死亡率之所以那么低,就是因為患者人數較少,醫療資源支持跟得上?;旧细鞯囟加米詈玫尼t療資源去診療,把病亡率壓到最低。

而且0.3%的湖北省外數據,還是在停止人員流動的情況下取得的,大爆發下對醫療資源的占用很容易發展成武漢的情況。

按武漢的平時醫療資源規模計算,承壓點就是同一時間6000個NCP需住院患者,超過這個數字,死亡率就會直線上升,

而以新加坡只有武漢人均1/4、總量1/8的醫療規模來看,NCP需住院患者達到800人,就要淪為武漢一樣的情形。

甚至這個轉折點回來得更早——要知道,新加坡新建的傳染中心,只有179張病床。

新建的新加坡國家傳染病中心,資料顯示共有179張病床

跟我有同樣憂慮的專家不乏其人,據《星期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報道,倫敦大學衛生與熱帶醫學院院長、曾發現埃博拉病毒的微生物學家皮奧特(Peter Piot)就發出了警告。

他表示,如果確診患者人數暴增,英國公立醫療系統“國民保健制度”(NHS)可能會不堪負荷。

“NHS的負荷已經過重,如果突然又有大量的肺炎或上呼吸道感染病人,NHS難以正常處境去應對?!?/p>

當然,現在武漢的局勢已經開始好轉,應收盡收,應查盡查的工作盡管依然有諸多漏洞,畢竟已經開始實施。預計未來2~3天,武漢的真實病例人數、住院規模才完全真實顯現。

在長達一個月的一系列重大官僚主義錯誤之下,武漢的確沒有守住,最后是靠什么反攻的呢?

經濟強省、大省醫療隊出征的圖像已經有很多,天峻、烏蘭是哪里?是青海海西州的兩個縣,深居青藏高原之上。這樣遙遠的地方也要派出自己的力量,支援湖北

是靠全國近30個省市區,2萬多名支援湖北、武漢的醫護工作者的奔赴前線,是靠火神山、雷神山的7000多名建設者的晝夜奮戰,靠背后諸多設備提供企業、工作人員的默默奉獻,是一個大國的全面動員。

李顯龍視察公立醫院,穩定人心

有人說,一場疫情,真是深切感受了一次小國面對外部沖擊的脆弱性,以及為了適應這種先天脆弱性而催生的治理邏輯。

我憂慮新加坡作為世界樞紐城市的不利情形,也希望這樣的悲劇盡量不要上演。

當然,我更關心武漢的局勢,讓我們期待未來兩天的更新數據。

1. 武漢疫情,背后有一個被忽視的重要背景

2. 如何全面完整看待武漢疫情?

3. 病毒極其狡猾,但因此存在巨大弱點!

4. 病例繼續暴增過萬,有點慌?恰恰相反!

5. 日本撤僑報告,透露了病毒根本秘密

6. 新型冠狀病毒究竟從哪來?從這里來!

7. 疫情拐點已經出現!還有幾個好消息

8. 武漢邊上的城市,提供了最真實的疫情

9. 疫情進入下半場,春運返程是硬仗

10. 悲??!新加坡要變成第二個武漢?

玩真钱的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