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gt4lg"></dd><li id="gt4lg"><acronym id="gt4lg"></acronym></li>

<span id="gt4lg"></span>
<ol id="gt4lg"></ol>
<em id="gt4lg"></em>

<em id="gt4lg"><ruby id="gt4lg"><input id="gt4lg"></input></ruby></em>

<tbody id="gt4lg"></tbody>
在人間 | 我在武漢隔離病房的14天
資訊

在人間 | 我在武漢隔離病房的14天

2020年02月11日 10:54:11
來源:在人間

口述:朱紅 撰稿:楊曉光 編輯:馬可 實習:鄒文昌

鳳凰新聞客戶端 鳳凰網在人間工作室出品

武漢的朱紅一家,在過去的一個月里,經歷了生離死別。身體一向很好的公公,從高燒到意外離世,只有7天。

葬禮結束的當天下午,片刻不敢耽誤,朱紅、婆婆、小姑子(老公的妹妹)馬上到醫院做了檢查。幾天前她和婆婆就開始咳嗽,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不斷加重,她心底的懷疑、不安也日漸加重。到了醫院,CT、查血,一切結果都顯示,三人極有可能都受到了感染。剛剛痛失親人的她們,不得不開始了新的“戰斗”。

1月19號,朱紅被協和醫院收治。住院期間,朱紅老公給他出主意,把在病房里拍的視頻發在短視頻平臺上。很快,就有人過來給她加油,還有越來越多的患者、家屬過來問她,吃什么藥,怎么治療的,需要注意什么?慢慢地,朱紅覺得“自己有義務說些什么”。

金銀潭醫院病房前長長的走廊,拍于2月1日出院。

2月1號,朱紅出院了。婆婆和小姑的子病情也在逐漸好轉。走出醫院大樓的那一刻,朱紅不由自主地拿出手機,對著攝像頭情不自禁地喊道:重見天日的感覺,真好!

以下是朱紅的講述:

我公公今年67歲,他的身體一向很好,也沒有老年人常見的那些慢性病。1月初的時候,他開始輕微地咳嗽,不發燒,到社區醫院診斷說是普通感冒,打幾天頭孢,就好了。

9號那天,公公突然開始發燒,到晚上有點嚴重,我們立刻去武鋼醫院看急診。查血的結果還好,但是CT顯示雙肺感染,有斑片狀和磨玻璃影,就是現在很明顯的那個癥狀。但他沒有接觸史,我們和華南海鮮市場是不同的區域,那個在漢口,我們在青山區。他平時也不去菜市場買菜,所以壓根兒就不會往那方面想。

12號,呼吸科主任來查房,當時就說很嚴重,肝臟、腎臟、心臟都已經出現異常。我婆婆問主任,這到底是什么病???主任說,是病毒性肺炎。他讓我婆婆趕快通知家屬,準備告病危。

這時我已經發燒4天了,有兩天39度多。在醫院開的口服奧司他韋,吃完溫度降下來了,就以為是普通的感冒。接到婆婆的電話,我趕緊往醫院跑。那時我老公還在外地出差,只能靠我到處聯系。

到了武鋼醫院,主任讓我們馬上往大醫院轉,他說現在只是剛剛開始,到高峰期還有幾天的樣子。最好盡快轉到同濟、協和、中南或者金銀潭去。事后我們才知道,當時在武鋼醫院呼吸科里,我公公是最嚴重的一個。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沒有轉出去。

經過協商,武鋼醫院12號當晚把我公公轉到了ICU病房,這樣病人能得到更好的護理。但是轉進去之后,我們就相當于跟病人隔離開來了,只有每天下午4點多,通過視頻可以看一下他。那時他狀態還好,還可以把氧管拿掉,起來坐一會兒。

一直到14號我老公趕到醫院,公公的精神狀況都還可以,護士說,他精神好一點了,還可以坐起來,把腳吊在床邊。

17號一早,醫院通知我老公,說公公有輕生的舉動。他昨晚自己不知為何從病床上摔下去,呼吸變得更加困難,幾乎喘不過氣來。

等我老公趕到ICU門口,人已經開始搶救了。沒想到,人在手術臺上,就走了。

等忙完喪事,下葬當天下午,我就讓小姑和她老公趕快帶婆婆去協和醫院檢查。婆婆接觸公公的時間是最長的,從生病就一直在身邊照顧。而且她已經咳嗽好幾天了。到了晚上,驗血和CT的結果出來了,就是典型的新冠的癥狀。唯一沒有做的是核酸檢測,因為那里還沒有做核酸的條件,婆婆還查出來甲流是弱陽性。我也抓緊往醫院趕,一拍CT,雙肺感染,只不過比我婆婆稍微好一點點。

協和醫院那時也是沒床位,他們就不收??粗l熱門診那邊排的長長的隊,我老公和家里其他親戚,非常著急。他們不顧一切地沖進隔離區,跟醫生說了我們家的這個情況。

協和醫院病房里的空氣凈化器,每天凈化2小時。

醫生終于肯收我們了!19號,我和婆婆馬上被收到隔離病區里。當天,我老公就在朋友圈里發了信息,說我們已經被隔離治療,請家里的親戚朋友做好防護,密切觀察自己的身體情況。

入院以后,整個心都是懸著的。那時還沒有很多消息出來,到底可不可治,可不可控,都是未知數。再加上我公公走得太快了,我跟婆婆兩個人在醫院里面,真是很怕。在協和醫院臨時搭建的隔離區住了兩天后,協和又把一個骨科的老樓,整個一層樓全騰出來收治我們,住的條件變好一些了,我們的病情也穩定了一些。

22號,我們做了核酸檢測。我的結果一出來,當時就確診是被感染了,但是CT的結果比上一次略有好轉。醫生說,這就證明治療用藥都是有效的。我婆婆卻沒有檢測出來,但她的病情比我更嚴重,拍的片子也比之前還要嚴重。

23號,協和通知我們要轉院,說我要轉去金銀潭,可把我嚇壞了。從我開始知道這個病,就了解到金銀潭收治的都是最重的,都是其他醫院治不了的。當時我很害怕,情緒也有很大的影響。婆婆因為還沒有被確診,被轉到了紅十字會醫院。醫生說,就算第一次檢測是陰性也不能排除不是這個病,還要看CT和查血,因為核酸檢測的準確率不是那么高,病毒的隱藏性太強了。小姑那邊,她的結果也沒出。她是我們三個人里面發病最重的,一直在九醫院接受治療。

一個人在里面很無助,所有的情緒都要靠我自己調節。為了打發時間,我錄了一些視頻在手機里,發給我老公。我老公把視頻發到了短視頻平臺上,陸續就有一些人給我加油鼓勁!我老公通過微信發給我,他說很多人都在鼓勵你,你看一下,看一下可能心情會好一些。后來我看到很多人有一些疑問,我就開始有針對性地錄一些視頻,讓大家了解里面的真實情況。

金銀潭醫院病房。

在金銀潭我們是四個人一個病房,醫生要求口罩24小時戴著,無論如何不能出病房的門。房間里有機器,24小時通風換氣。大概22號的時候,政府宣布承擔我們所有的費用。我們在金銀潭醫院的一日三餐就都由政府負責。每餐有湯,有三四個菜,葷素搭配的,還會有牛奶。就不用親屬再分心照顧我們吃飯的問題了。

病了這些天,我也在不斷總結經驗,以便更好地照顧自己。每次發燒后,會出特別多的汗。衣服濕了我馬上就換干的衣服,濕噠噠的衣服貼在身上,會加重病情。我還按醫生的囑咐,有意識地喝特別多的水,讓自己多排汗多排尿。但水一定要喝溫水,不能喝涼水。得這個病,還會口干口苦,惡心,嘔吐,人會非常非常沒有胃口,一點東西都不想吃。但是再難受,我都會強迫自己吃很大一碗飯。我知道病毒在侵蝕我的肌體,如果身體不具備與病毒搏斗的能力,如果我自己沒有足夠的意志力,用再好的藥都沒有用。自己垮了,神仙也救不了你!

25號,大年初一,老公特意跑來給我送雞湯。他在視頻里跟我講:老婆,等我,我給你送雞湯來了!他說這個病沒有特效藥,自己的抵抗力是最關鍵的。你要加油!加油!那罐雞湯,我是用勺子一點一點喝完的,每一滴都是家人帶給我的溫暖。

人在醫院里面,我最擔心的還是我的家人。老人啊,孩子啊,他們才是易感人群。很擔心他們再出事情。幸運地是,除了婆婆,小姑和我,家里的其他親友,后來確認都沒有被感染。這是讓我最欣慰的了。

在醫院里,每天看到最多的,就是一線的醫護人員太辛苦了,完全超負荷地工作。他們說是4個小時一個班,但如果后面的人沒有防護服,或者臨時有人員調整,沒有人過來接班,那前一個就不能下班。病人要打針換藥,有不舒服的,有這樣那樣的需求,里面的醫護人員就一刻都不能停地忙來忙去。這個不像平時普通住院,還有一兩個陪護的家屬,緩解醫護人員的工作量?,F在包括送飯、清理垃圾,打掃衛生、照顧病人起居,完全都是醫護人員在做,無形中增加了他們很多的工作量和風險。沒有親身經歷,真的體會不到他們的難處。在危難關頭,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斗士!

我們病房一個婆婆,總是到處丟紙,隨地吐痰,任你怎么說,她還是這樣。有個小護士拿了垃圾袋給她,讓她自己裝一下,或者往袋子里吐,說你這樣到處吐,會影響其他病人,出現交叉感染的。但是那個婆婆完全不聽。有一天早上6點多鐘,我迷迷糊糊的,就看見有個小護士,蹲在那兒,一點一點地把地上的臟紙全部收拾好,拿出去了。

病房護士正在仔細地檢查吊瓶的滴速。

護士們都很年輕,很多都是90后、95后,她們難道不怕嗎?有的進來給我們扎針的時候,手都在抖。但她還是在做。有一個護士,個子矮矮的,稍有點胖,她每次進來,一邊墊著腳去夠那個很高的點滴桿,一邊還會跟我們說,等一下啊,我馬上就好了。很照顧我們的情緒。給我們打熱水的時候,她會很細心地給每個人的水瓶編號,保證我們不交叉使用。還會把瓶里涼了的水倒掉,全部換上熱水,免得我們喝了受涼。她拿回來的水瓶,每次瓶口都是沖洗干凈的。這些細節我看在眼里,心里特別地感動??伤┲莻€隔離服,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她長什么樣子。

29號這天,金銀潭醫院一位80多歲的老奶奶出院了,這個消息真的很振奮人心!大家都很受鼓舞,我的心情也輕松了很多。我開始有針對性地拍一些視頻,把每頓吃的飯,每天吃的藥,都拍下來給大家看,把需要注意的地方都講給大家聽,希望能給大家一些幫助。

2月1號,醫生通知我,我的兩次核酸檢驗呈陰性,連續三天不發燒,可以出院了!醫生給我開了止咳的藥,囑咐我回去跟社區聯系,如果病情有反復,社區會安排后續的治療。

隨著感染的人數不斷增多,醫院床位不夠的問題非常突出。我想,我也要盡快出院,把床位讓給更需要的人。

我現在回想,這個病如果從開始就注意了,應該是可以防護的。我因為之前有感冒發燒,所以到醫院給公公送飯時,一直戴著口罩。后來我女兒,我父母,都跟我有過接觸,但他們都沒有被傳染。我想這就說明這是可以防護的。但是疫情開始的時候,沒有人把它的重要性說出來,也沒有有效地去指導病人,才造成很大范圍的傳染。

另外,恐慌正在阻礙醫療資源的合理分配,導致很多需要救治的人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只要救治及時,這個病應該是不會直接導致死亡的。我公公走得太突然了,如果再晚幾天,很多情況就會不一樣。人們在對病毒認識不清的時候,就會恐慌,而恐慌,會讓我們犯更大的錯?,F在網上一傳什么藥、什么防護用品有效,馬上就瘋搶。真正有病的人買不到,但是其他人搶了囤在家里干什么呢?我真的希望大家不要那么恐慌,要相信自己!因為面對人間疾苦,我們只能向前沖!

玩真钱的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