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gt4lg"></dd><li id="gt4lg"><acronym id="gt4lg"></acronym></li>

<span id="gt4lg"></span>
<ol id="gt4lg"></ol>
<em id="gt4lg"></em>

<em id="gt4lg"><ruby id="gt4lg"><input id="gt4lg"></input></ruby></em>

<tbody id="gt4lg"></tbody>
唐駁虎:悲??!新加坡要變成第二個武漢?
資訊

唐駁虎:悲??!新加坡要變成第二個武漢?

2020年02月09日 23:45:26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戶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本來按原先的設想,自從拐點正式顯現,疫情進入下半場,緊鑼密鼓應接不暇的疫情跟蹤就可以就改為2天一次了,終于可以討論一些此前一直被擱置的重大相關問題。

但總有一些人,堅信遠離中國、絲毫不了解中國國情的國外專家判斷,堅信“拐點還遠得很”。沒辦法,根據甲方要求,今天繼續跟蹤一下。

就如同國家衛健委的解讀,根據到8日的最新數據,全國除湖北以外其他省份,每日報告的確診病例數從2月3日檢出高峰的890例下降到2月8日的509例。

實際扣除核減之后,增量從888例下降到505例。下降幅度達到42.8%,近乎腰斬。這表明各地聯防聯控機制以及嚴格管理等防控措施正在發揮作用。

制圖/央視新聞

另外,湖北省其他地市的增量也出現了三連降,從5日的1221人,下降到8日的768人。

從昨天的“四連降”“兩連降”,到今天的“五連降”“三連降”,我這里也沒有什么可補充的,還是那句話,疫情已經進入下半場,北上廣深的春運返程是硬仗。

從分析數據到超越數據

略微可以多說的,是一些媒體報道疫情的簡單態度。

這一段時期以來,許多媒體報道疫情,只關心兩個數字,病例總數、病亡人數,眼瞅著這兩個數字天天往上漲,然后轉發告訴公眾一聲,完了。

比如有媒體今天大做標題“湖北衛健委首次公布各市死亡率”,這是新聞嗎?

湖北衛健委一直都在分別公布著各地市不幸病亡的受難者人數、確診者人數,你就不能自己拿計算器算嗎?

當然,不要說公眾,就連99%的媒體也不會抄起計算器。所以,官方多公布了一層比例,都能成為新聞。

湖北衛健委今天真正首次公布的,是湖北省內的疑似數字,是23638人,一算即知,占到了全國總疑似人數的81.7%,表明湖北依然是病情跟蹤的重點。

從20日正式進入抗擊疫情狀態以來,我一直堅持每天分門別類的重新計算、歸類、判讀,國家衛健委和湖北衛健委的疫情通報,而且一直堅持分列武漢、湖北、省外,到現在已經是20天了。

數據公報沒有做成表格,去分析結構、判讀趨勢,那就是一串多一個零少一個零也完全看不出看不懂的阿拉伯數字長列而已。

數據不會說話,數據有可能不完全反映現實,但對數據的細致分析,就能看出其中蹊蹺、不準確的地方。

從24日開始,當發現湖北的重癥率一直比全國的重癥率高近2倍,就已經知曉武漢、湖北與省外數據統計的范圍,必然存在很大差異。

正如少數負責任的媒體的報道,當時在疫情危急的武漢,有不少疑似肺炎高齡病人在家中去世,至死未能確診(可能是新冠,也可能是流感)。

也有大量排隊待確診的發熱病人,試劑盒檢測能力非常有限,難以確診。這就是數據偏畸的原因。

分析數據、了解數據,讓干巴巴的數據活起來,這只是做判斷的第一步,更關鍵的是如何超越數據,洞悉在統計數據之外的真實現狀。

這必須通過更大范圍、第三方的縱橫比較,來借鑒、審核、對比,從而知曉具體哪些數據是真實可信的,哪些數據是偏畸漏計,不足為據的。問題出在什么地方,偏畸的比例大約有多大。

例如,借助日韓新撤僑的詳測數據,就能準確地估算出武漢疫區真實的被感染比例、發病比例。

從而對武漢真實的疫情心中有數,知曉當時武漢還有大量未檢出、未檢測的病例,統計數據遠不能反映實情。

當心中有數,也就對此后武漢終于提出“應收盡收、應治盡治”之后,病例的大幅擴增,不會感到任何驚奇、震撼、恐慌。

相反,若僅僅看著數據,對真實情況一無所知者,看著武漢病例的人數在一周內從5142例翻了近三倍,上漲到14982例,能不恐慌嗎?能不得出“武漢失控”的錯誤結論嗎?

同樣,早在5日,數據還在起伏不定、不明朗的時候,通過對各關鍵病例輸入地區(湘皖豫溫)的具體病例結構報告,就已經可以得出判斷:

第一輪病毒防控取得了成效,武漢在節前輸出的原發病例,在各地基本都只傳給了自己的親密接觸者,沒有造成大規模無序擴散。

通過全民禁足、嚴防死守,絕大部分地區都成功地把病毒的指數性擴張,扼殺回到“有限人傳人”的狀態。

極少數因為病例隱瞞不報、造成較大范圍疑似接觸的地方,也在全力補救,“內防擴散,外防輸出”,工作都是很扎實的。

那么,這就是拐點出現的信號。

制圖/觀察者網

醫學專家在一線忙于救治病人,國外專家隔著大洋指手畫腳,幾乎沒有人去如此認真分析解讀統計數據。

只會每天去看兩眼“病例總數、病亡人數”,這是什么也看不出來的。

疫情不幸,無人去認真分析判斷疫情,都在宣泄各種情緒,借機想販賣自己的所謂價值觀,這就是99.99%自媒體干的事,這更加不幸。

在如此不幸的眾聲喧嘩之下,我就這樣成了對疫情統計數據縱橫剖析、去偽存真、展望趨勢的專家。沒辦法,總要有人來做實事,講真話。

新加坡放棄治療了?

2月8日,還有一樁新聞。那就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就NCP(新冠)疫情發表電視講話,李顯龍也分別引用了湖北之外、湖北全省的病亡率數據,認為NCP就像一個“大號流感”。

李顯龍指出,湖北之外的致死率目前為0.2%,流感的致死率是0.1%,指出稱“從致死率上來看,NCP更接近流感而不是SARS”。而NCP傳播性比SARS廣,因此遏制其傳播更困難。

因此,李顯龍僅呼吁民眾做好個人的衛生防護工作,出了癥狀后要立刻去看醫生,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僅此而已,沒有做出更多的部署。

李顯龍還說,如果病毒已經擴散,讓所有可疑病例都住院就不現實了,醫院也負擔不了。

“如果病毒已經擴散,追蹤密切接觸者的作用微乎其微。如果我們繼續讓所有可疑病例住院隔離,醫院肯定無力支撐?!?/p>

那么新加坡政府會鼓勵“輕微癥狀病人看家庭醫生,在家休養,讓醫院資源集中照顧最有需要的——老人、小孩和有并發癥的群體?!?/p>

另外,李顯龍還補充說“我們現在還沒有到那一步,這可能會發生也可能不會,但我們得預先考慮,提前做出準備。所以我才與你們分享這些可能性,好讓我們都對可能會出現的情況做好準備”。

實際上翻譯過來,就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認命吧,不管了,也管不了那么多。

新加坡已經出現了社區傳染的情況

實際上,新加坡前天確診是28例,昨天是33例,今天是40例,新增基本是本地傳播病例,已經出現了社區傳染的情況。

而新加坡的正月十五,還在搞萬人宴,因為社會秩序要如常。

新加坡這個發言和姿態,預示著新加坡疫情有失控的風險——

570萬人口40例病例,21例輸入性、19例本地傳播,再加上韓國有患者也是在新加坡開會時被感染的。

講真,新加坡這么無所謂的姿態,有變成第二個武漢的風險。

NCP病亡率低,但嚴重性高啊

我之前的文章,詳細對比解析了NCP(新冠)與其他幾種傳染病,指出NCP病亡率低,但嚴重性高,而且傳播性中等,疫情一旦大面積爆發,將有社會秩序失控、病床資源沖擊嚴重的風險。

當重癥率太高,病床資源緊張過載,大量重癥患者得不到救治,死亡率就可能非常高。所以重癥率非常關鍵。

現在湖北以外的病亡率低,那是因為全民動員、嚴防死守,全體醫務人員的努力奮戰得來的,你認為當疫情大面積爆發還能保證這個數字?參考一下武漢吧!

李顯龍的講話,顯示了新加坡政府及其人民行動黨,依然是一個有限責任政府,把該說的說,該做的做完,授權與職責范圍內的事情做了就沒責任了。

新加坡政府到現在還在宣傳,不生病就不需要戴口罩,把物資留給真正需要的人。實際上就是佛性接受病毒蔓延了,讓大家把這個NCP當成普通流感病毒去接受吧。

有限責任政府,不需要也無權拼盡全力,調動全部社會資源去撲滅病毒。不停工停課、不關閉營業場所,這種經濟損失,也就只有中國能抗,新加坡無力反抗。

新加坡以中國湖北省以外的數據為參考,但是卻沒有中國多數省份的堅定執行力,和全國一盤棋的醫療資源,很可能一場新的悲劇正在醞釀。

而新加坡是東南亞乃至亞洲的金融、貿易中心,休閑旅游中心,數以百計的跨國公司亞洲總部,一旦傳播開來,就是全球遍地開花了!

現在,在新加坡的中國留學生心態都要炸了。

迄今為止的所有外國專家模型預測,都無法考慮也無法想象普遍封城、全民隔離這樣級別的國家干預參數。

他們在國際醫學雜志上刊發的論文認為,中國能把人口流動量降到平時的0.6就很不錯了,然而這對疫情擴散毫無幫助。

然而,15天以來的現實,也震驚了彼此雙方。

制圖/觀察者網

中國在體系反應過來之后的抗疫方式——國家動員、戰時機制,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舉全國之力,無論從制度到實力,不是每個國家——準確說幾乎就沒有幾個國家可以效仿的。

一般的國家扛不起這樣的防御成本,也更無法如此實施的防御指令,那就只能順其自然,接受自然篩選吧!

接下來,我們的系列文章還是要聚焦一些此前一直被擱置的重大相關問題。本來有A、B、C三個選項。

既然說到了這里,那明天就先說原先計劃排在第二的B內容吧!

1. 武漢疫情,背后有一個被忽視的重要背景

2. 如何全面完整看待武漢疫情?

3. 病毒極其狡猾,但因此存在巨大弱點!

4. 病例繼續暴增過萬,有點慌?恰恰相反!

5. 日本撤僑報告,透露了病毒根本秘密

6. 新型冠狀病毒究竟從哪來?從這里來!

7. 疫情拐點已經出現!還有幾個好消息

8. 武漢邊上的城市,提供了最真實的疫情

9. 疫情進入下半場,春運返程是硬仗

玩真钱的斗牛